来自 疾病 2019-10-22 14:2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ellbet吉祥官网 > 疾病 > 正文

肺癌的虚以阴虚、气阴两虚为多见,wellbet吉祥官

路志正 ( 1921—) ,男,字子端,号行健,河北藁城 人。国医大师,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博士后导师。从 事中医临床、科研、教育工作 70 余载,幼承家学,渊源深 厚,精通中医经典,崇尚脾胃和温病学说,形成了 “持中 央,运四旁,怡情致,调升降,顾润燥,纳化常”的调理脾 胃学术思想。在内科杂病、疑难病症的治疗上均颇有建树。 在我国,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居于首位, 且逐年增高,其中男性发病率和死亡率居首,女性 发病率居第 2 位 ,而死亡率居首 位 [1 ] 。肺癌早期采用手术治疗是获得治愈和远期 疗效较可靠的手段,但临床上 86% 的患者确诊时 已是中晚期,错过了手术治疗的最佳时期,大部分 只能进行放疗、化疗,但放疗、化疗的毒副作用较 大,五年生存率不到 10%,尤其Ⅲ、Ⅳ期患者中, 不宜手术和不耐受放疗、化疗者高达 40%,患者 的生存质量较低,且预后较差 [2 ] 。路志正教授在 多年实践中观察到,中医药在肺癌治疗中全程介 入,可弥补西医治疗上的不足,且能增强西药疗 效,减少毒副作用,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 现将路老师治疗肺癌的经验介绍如下。1 肺癌病因病机发微肺主气司呼吸,主宣发肃降,通调水道,朝百 脉,主治节 。《医宗必读·积聚》曰 : “积之成者, 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 。肺癌病因多为年老体 衰,伴慢性肺部疾患,肺气耗损; 或七情所伤,气 逆气滞,升降失调; 或劳累过度,肺气不利、肺阴 亏损。外邪乘虚而入,客邪留滞不去,肺气怫郁, 宣降失司,气机不利,血行瘀滞,津液失于输布, 津聚为痰,痰凝气滞,瘀阻络脉,致瘀毒胶结,日 久形成肺部积块 。 《杂病源流犀烛》曰 : “邪积胸 中,阻塞气道,气不宣通,为痰,为食,为血,皆 得与正相搏,邪既胜,正不得而制之,遂结成形而 有块” ,说明肺中肿瘤的产生与正虚邪侵,气机不 通,痰血搏结有关。肺癌病因病机的关键是因虚而 病,因虚致实,是一种全身属虚,局部属实的疾 病。肺癌的虚以阴虚、气阴两虚为多见,实则不外 乎气滞、血瘀、痰凝、毒聚之病理变化。临床所见多为最终的病理表现,即痰瘀蕴毒相 互胶结成恶性肿瘤的终末形式。肺癌与其他恶性肿 瘤相比较,在气与水的治节方面,亦即输布和运行 失常障碍表现的更为突出。肺主气,主通调水道。 其病位在肺,但因肝主疏泄,脾主运化水湿,肾主 水之蒸化,故与肝、脾、肾关系密切。另外对于肿 瘤的转移,因其为多器官、多系统的特点,多见于 骨、脑、肝、肾、肾上腺、淋巴结、甚至皮肤等。 犹如风性善行而数变之象,概指五志气火交并,鼓 动肝胆内风,或水不涵木,虚风内动。肺金固弱, 难制风木,风助癌毒走窜,多属危重。故其基本病 机当为虚损兼气滞,继而水停、痰凝、血瘀,痰瘀 胶结蕴毒,最终形成肿瘤。2 益肺化积汤方义路老师根据肺癌的病机制定治则为: 益气养 阴、理气化痰、祛瘀散结、解毒抗癌,另根据具体 情况兼以疏肝健脾、滋肾温阳、平肝熄风。路老师 受泽漆汤启示而创 “益肺化积汤” 。基本方: 人参6g,石见穿 30g,泽漆 15g,清半夏 15g,山慈菇 15g,仙鹤草 15g,白前 15g,桂枝 10g,黄 芩 10g,薏苡仁 30g,甘草 6g,生姜 3 片。 方中泽漆为君,味辛、苦,微寒,滋肾阴,止 嗽泄水散结; 人参、白前、甘草补脾宣肺,脾健可 化湿利水,宣肺可通调水道; 石见穿、山慈菇、仙 鹤草散结消积; 桂枝通阳导寒水,黄芩苦泄清邪 热; 半夏、生姜辛散,降逆止咳、祛痰化饮 。 《金 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云 : “咳而脉 浮者,厚朴麻黄汤主之。脉沉者,泽漆汤主之。 ” 路老师认为,本方证述极简,仅 “咳而脉沉” ,应 有不尽之意。除以方测证外,尚有其他佐证,如 《脉经》云 : “寸口脉沉,胸中引胁痛,胸中有水 气,宜服泽漆汤 。 ”《千金要方·咳嗽门》云 : “咳 而大逆上气,胸满,喉中不利,如水鸡声,其脉浮 者,厚朴麻黄汤方,……夫上气,其脉沉者,泽漆 汤主之。 ”此方概是小柴胡变方,表证已罢,脾气 衰不能节制,肺气逆不能通调,痰饮内盛,水停上 焦。适用于肺系疾病见久咳不愈,迁延入里,正虚 痰饮内生,甚而化热,主治水饮内停、喘咳身肿之 证 。《金匮要略心典》云 : “仲景之意,盖以咳皆 肺邪,而脉浮者气多居表,故驱之使从外出为宜; 脉沉者气多居里,故驱之使从下出为宜,亦因势利 导之法也。 ”3 方证化裁3. 1 阴虚内热症见咳嗽气急,无痰,或少量泡沫痰,黏痰, 或黄痰难咯,痰中带血,胸闷,口干不欲饮,低 热,便秘,舌红少苔,脉细数。可酌加生地黄、玄 参、知母、黄柏等。3. 2 气阴两虚症见咳嗽少痰,痰中带血,口干不欲饮,面色 ? 白,言语低微,神疲乏力,食少倦怠,恶风自 汗,舌淡苔薄,脉细弱。可酌加北沙参、麦冬、天 冬、五味子等。3. 3 肺脾两虚症见咳嗽痰多,气短懒言,神疲乏力,胸闷纳 呆,面色? 白或浮肿,大便溏薄,舌淡胖,苔白 腻,脉濡缓或濡滑。可酌加白术、山药、百合等。3. 4 气滞血瘀症见咳嗽无痰少痰,痰中带血,胸胀痛,或刺 痛,牵引背部。舌质红,苔薄黄,或舌上有瘀斑, 脉弦,或细弦。可酌配血府逐瘀汤加减。3. 5 肾阳不足症见咳喘难续,咯稀白痰,腰膝酸软而痛,畏 寒肢冷,尤以下肢为甚,精神萎靡,面色白或黧 黑,舌淡胖苔白,脉沉弱。酌加附子、肉桂、鹿角 霜、淫羊藿等。多发转移者,可酌加钩藤、夏枯 草、金蝉花、龙骨、牡蛎等熄风药。4 典型验案患者,男,47 岁,职业: 厨师,工作环境煤 烟熏灼。2013 年 6 月 19 日初诊,主诉: 喘息气急 半年。患者半年间突然消瘦十余斤,并见颜面上肢 浮肿。当地医院诊为: 肺癌纵膈转移,上腔静脉综 合征。无法手术,经放疗 20 次、化疗 6 次,未见 明显好转。刻诊: 须发眉俱秃,喘息气急,颜面上 肢浮肿,面青唇紫,饮食正常,二便正常,舌体中 等,质暗红,两侧大片瘀斑,脉沉细弱。胸部 CT: 右肺门占位 ( 5. 3cm ×4. 0cm) ,纵隔淋巴结肿大, 提示中央型肺癌,纵隔淋巴结转移。病理: 低分化 鳞癌。中医诊断: 肺积,辨证为痰瘀互阻。处以益 肺化积汤合血府逐瘀汤化裁。处方: 石见穿 30g, 泽漆 15g,清半夏 15g,茯苓 30g,生晒参 6g,黄 芩 6g,桂枝 6g,炒枳壳 12g,荷梗 15g,黄芪 20g,当归尾 15g,川牛膝 15g,莪术 10g,赤芍 15g,北柴胡15g,夏枯草30g,仙鹤草30g,炙甘 草 6g。30 剂,水煎服,每日 1 剂。2013 年7 月19 日二诊: 颜面上肢浮肿未进一步 加重,喘息有减,时有乏力,舌体中等,质暗红, 两侧大片瘀斑,脉细涩。遂于初诊方泽漆增量至 30g,黄芪增量至30g。30 剂,每日1 剂,水煎服。 2013 年 8 月 19 日三诊: 颜面上肢浮肿渐消, 感觉良好,随即继以原方服用 60 剂。2013 年 10 月 19 日四诊: 气息如常,面色青 黄,浮肿全消,纳食稍减,舌体中等,质暗红,两 侧少量瘀斑,脉细涩。上方去夏枯草,加苏木 15g、山慈菇 15g。60 剂,每日 1 剂,水煎服。 2013 年 12 月 19 日五诊: CT 提示: 右肺门肿 瘤缩小为 2. 1cm × 2. 0cm,纵膈淋巴结亦明显缩 小。嘱其继守原方服药,择期复诊。六诊: 患者服 药至2014 年11 月1 日复诊,胸部 CT 片结果显示: 肺部肿瘤及纵膈淋巴结肿大基本消失,复查血常 规、血生化、肿瘤标志物均无异常。查面色身形如 常,纳便调,唇暗,舌体胖,质暗红,苔白腻,脉 细滑。于原方加王不留行 30g、天南星 15g、薏苡 仁 30g。两日 1 剂,水煎服,继续服用 3 个月巩固疗效。此患者间断服用中药,随访每年复查无异 常,至 2017 年 10 月仍健在。按语: 恶性肿瘤引起的上腔静脉综合征,发展 迅速,预后不佳,平均存活 3. 9 个月,有呼吸困难 和/或脑水肿者仅存活 1 个多月 [3 ] 。本例患者首诊 因其唇紫舌瘀、脉沉细,兼颜面上肢浮肿,辨证为 痰瘀互阻、水饮停聚。患者肺积有形之邪为痰瘀互 结,处以益肺化积汤合血府逐瘀汤当属中的。二诊 获效,仍有喘息,浮肿未消,气虚水停证明显,遂 加大泽漆用量以增行水消肿、化痰解毒之功,并加 黄芪用量增益肺脾之气。四诊浮肿全消,纳食稍 减,血瘀之象犹现,遂加苏木化瘀消积,并以清热 解毒、化痰散结之山慈菇易苦寒败胃之夏枯草。五 诊渐愈,患者效不更方,执持以服。六诊时已在 1 年之后,诊视基本如常,舌脉少有痰瘀之象,遂于 上方加王不留行、天南星、薏苡仁以化瘀消痰散结 健脾。并减半量服用,以缓图邪去,待正气来复。参考文献[ 1] 陈万青, 郑荣寿, 曾红梅 . 2011 年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 死亡分析[ J] . 中医肿瘤, 2015, 24 : 1- 10.[ 2] 周祺. 中医药治疗肺癌的研究进展[ J] . 云南中医中药 杂志, 2009, 30 : 64- 67.[ 3] 章志霖, 段志芬, 李苏. 上腔静脉综合征综述[ J] . 湖南 医学报, 1981, 6 : 265.来源:中医杂志 作者:张维骏 侯建春 王艳 崔长虹 王平 晋钰丽

肺癌是全球常见的恶性肿瘤, 是肿瘤中发病率 和病死率最高的疾病。 庞德湘教授是浙江省名老中 医, 从事中医肿瘤临床和研究工作40余年, 对肿瘤中 医诊治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同时创制了大量效 验方。 笔者有幸忝列庞师门下, 今不揣浅陋, 现遂将 庞师运用肺金生方治疗肺癌的经验及个人运用体会 做一阐述, 以飨同道。化裁经方,创制新方——肺金生方的源流及 方解肺金生方源于泽漆汤 [1] 。 《金匮要略·肺萎肺痈 咳嗽上气病脉证》 中曰: “咳而脉沉者, 泽漆汤主之。 泽漆汤: 半夏半升, 紫参五两, 泽漆三斤 (以东流水五 斗, 煮取一斗五升 ) , 生姜五两, 白前五两, 甘草三两, 黄芩三两, 人参三两, 桂枝三两。 上九味, 㕮咀, 内泽 漆汁中, 煮取五升, 温服五合, 至夜尽” 。 《脉经·卷 二》云: “寸口脉沉, 胸中引胁痛, 胸中有水气, 宜服 泽漆汤” 。 结合《脉经》 及 《备急千金要方》 所载之泽 漆汤 “治上气其脉沉者” 理解, 咳而脉沉, 为痰饮瘀 血内停, 病邪在里。 再以药测证分析, 泽漆化痰解毒 祛水之力甚峻, 紫参今称石见穿, 其功能活血散坚, 此二药皆为攻破之品, 半夏、 白前化痰止咳, 黄芩清 热解毒, 又加入桂枝、 人参、 甘草之扶正, 抓住主症,攻补兼施, 以治癌肿, 正为合理。 庞师在此基础上再加入红豆杉、 胆南星、 蜂房 等药, 更益化痰解毒散结之功效, 而创制了肺金生 方。 该方常用剂量为泽漆30g, 石见穿30g, 生晒参9g, 黄芩10g, 白前10g, 桂枝9g, 制半夏9g, 蜂房15g, 红豆 杉8g, 制南星6g, 生姜6g, 甘草6g等, 全方具有化痰解 毒、 益气扶正的功效。 现代药理学研究也发现, 红豆 杉、 石见穿、 黄芩、 人参等药含多种抗肿瘤成分。 实 验研究证实, 肺金生方能够抑制肿瘤细胞的增殖, 从 而达到抗肺癌转移的作用 [2] 。 同时临床研究也表明, 肺金生方联合化疗后, 咳嗽、 气急、 痰中带血、 低热、 胸痛等肺癌常见症状明显改善 [3] 。化痰解毒,抗癌根源——肺金生方抗癌靶点 为“痰毒”根据泽漆汤证原文的描述, 肺金生方更适合于 中晚期肺癌患者症状明显者, 如咳嗽咳痰、 胸闷气 促、胸痛等。然而, 庞师却运用于肺癌患者的全程 治疗。 寻其缘由, 关键在于肺癌复发转移的机制。 大多数经历了手术及辅助放化疗等手段之后的康 复期患者, 西医认为此阶段无需治疗, 只需随访观 察。 而有众多研究表明, 肺癌患者术后及辅助放化 疗后有高达50%-70%的复发率, 这也是其5年生存 率低于15%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 众多肿瘤学家也 认为, 影像学的 “无瘤” 并不代表血液、 淋巴液 “无 瘤” , 同时也有大量研究表明, 此阶段患者很可能存 在 “微转移” [4] , 这就是其日后转移复发的根源。 庞 师认为, 肺癌患者高复发、 高转移的根源在于体内 残余的 “痰毒” , 只要 “痰毒” 未消, 复发及转移是 必然的。中医病机学认为, 五脏皆可生痰, 非独肺也, 而 肺独甚也。 传统病机认为, “肺为贮痰之器” , 可见肺 与痰之间有着直接密切的联系。 大量的临床病例总 结认为, 咳嗽咳痰也是肺癌最为常见的临床表现。 肺 为娇脏, 最为空灵, 却最易生痰。 临床上, 几乎所有 的肺部疾病都有 “痰” 的症状, 可见, “痰” 在肺部疾 病的发生发展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良性的肺部 疾病几乎都离不开 “痰” 这个病理产物, 唯独肺癌, 仅用 “痰” 解释不了其恶性的病程, 同时仅用 “毒” 也 解释不了其 “转移” 的特性, 痰即痰浊, 毒即毒邪, 痰 具有流窜性, 毒具有消耗性, 痰浊与毒邪胶结不化而 成痰毒, 所以, 提出了肺癌转移的 “痰毒” 理论 [5] 。 因 此, 控制肺癌转移的关键在于成功逆转其 “痰毒” , 故其治疗原则为化痰解毒法。 而肺金生方正是为对 抗 “痰毒” 而设。加减变化,法活机圆——肺金生方的加减运 用规律张仲景《伤寒论》第十六条曰: “观其脉证, 知犯 何逆, 随证治之” , 指出了辨证论治的原则。 根据病 机而立治法, 选方用药, 是治病至关重要的环节。 加 之肺癌的病因病机非常复杂, 症状错综, 故庞师认 为, 肺金生方的运用应根据患者体质及病情不同, 药 物的选择可酌有侧重, 随证加减。从病机而言, 肺气亏虚者加黄芪、党参等; 肺 阴亏虚者加南北沙参、 天麦冬、 百合、 生地黄、 鲜石 斛等; 血虚者可加黄精、 制首乌、 当归、 熟地黄、 白 芍等; 脾气亏虚者加四君子汤或合参苓白术散以培 土生金; 脾气下陷者合补中益气汤; 夹痰湿者加平 胃散、 薏苡仁等; 夹痰热者加鱼腥草、 金荞麦、 黄芩 等; 病程日久阴损及阳, 致脾肾亏虚者加附子、 干姜、 紫河车、 杜仲、 菟丝子、 鹿角胶等。从症状而言, 咳嗽痰多者加全瓜蒌、 浙贝母、 浮 海石等; 痰中带血、 咯血者加仙鹤草、 白及、 茜草炭、 生地黄炭、 侧柏炭等; 痉挛性咳嗽者加止痉散; 胸痛 胸闷者加瓜蒌、 薤白、 香附、 川芎等; 四肢疼痛者加 桑枝、 牛膝、 乳香、 没药、延胡索等; 纳差者加鸡内 金、 炒麦芽、 焦山楂等; 大便秘结者加虎杖根、 火麻 仁、 肉苁蓉、 大黄等; 恶心呕吐者加旋覆花、 代赭石、 姜半夏、 姜竹茹等; 癌性发热属阴虚者合青蒿鳖甲 汤, 属气虚者合补中益气汤, 属热毒蕴结者加白花蛇 舌草、 重楼、 银花、 连翘、 黄芩等。从转移脏腑肢体而言, 胸膜转移胸水者加葶苈 子、 龙葵、 半枝莲、 汉防己等; 骨转移者加自然铜、 补 骨脂、 鹿衔草等; 脑转移者加壁虎、 僵蚕、 全蝎、 钩藤 等; 淋巴结转移者加猫爪草、 山慈菇、 夏枯草、 牡蛎、 浙贝母等; 肝转移者加平地木、 垂盆草、 茵陈、 焦栀 子等。验案举隅,传承心悟——笔者运用肺金生方 的验案及体会案1 患者某, 男, 62岁 , 2013年4月20日初诊。 患 者于2013年1月10日因 “反复咳嗽咳痰半年余, 确诊 肺癌1周” 就诊某医院, 查胸部CT示: 左上肺占位, 大小约5.1cm×4.7cm, 两肺内多发结节, 左肺门及纵 膈多发淋巴结肿大考虑, 双侧少量胸腔积液; 肺穿 刺活检病理显示鳞状细胞癌; 全身骨骼ECT示左侧多处肋骨代谢异常活跃, 提示骨转移。 诊断: 左肺鳞 癌骨转移。 行TP方案化疗4个周 期, 出现严重骨髓抑制和消化道反应, 患者拒绝再次 化疗, 寻求中医药治疗。 症见: 面色微黄无华, 形容瘦 削, 咳嗽咳痰, 痰白质黏, 左侧胸部隐痛, 神疲乏力, 少气懒言, 时有呕嗳, 口淡无味, 纳谷不香, 大便稀 溏, 寐安, 小便通畅, 舌淡苔薄腻边齿痕, 脉沉细滑。 辨证: 肺积病, 肺脾气虚, 痰毒内结。 治则: 化痰解 毒, 补气健脾, 方以肺金生方加减, 方药组成: 泽漆 30g, 石见穿30g, 生晒参9g, 桂枝12g, 白前10g, 制南 星6g, 蜂房6g, 红豆杉8g, 茯苓15g, 炒白术12g, 姜半 夏9g, 陈皮9g, 补骨脂15g, 焦山楂30g, 炙甘草6g, 大 枣15g, 生姜7片。 14剂, 水煎服, 早晚分服。 2周后复 诊, 胸痛咳嗽及乏力纳差症状较前减轻, 继续予以 上方加减治疗, 随访1年余病情稳定。案2 患者某, 男, 79岁, 2013年6月11日初诊。 患者于2012年11月2日因“反复咳嗽咳痰1月余” 就诊某医院, 查胸部CT示:左肺门占位, 大小约 3.4cm×3.1cm, 纵膈多发淋巴结肿大考虑, 左侧大量 胸腔积液; 肺穿刺活检病理示腺癌; 左侧胸腔积液 找到脱落癌细胞; EGFR突变型。 诊断: 左肺腺癌胸 膜转移。 予以吉非替尼口服靶向治疗8个月余, 肺部肿 块曾一度缩小, 后考虑耐药而停药, 同时患者拒绝化 疗而寻求中医诊治。 症见: 咳嗽少痰, 神疲乏力, 口 干 , 心悸, 睡眠多梦 , 纳差便干 , 小便通畅, 舌淡苔干 , 脉细。 辨证: 肺积病, 气阴两虚, 痰毒内结。 治则: 化 痰解毒, 益气养阴, 方以肺金生方加减, 方药组成: 泽漆30g, 石见穿30g, 太子参30g, 白前10g, 蜂房6g, 红豆杉8g, 黄芪30g, 黄芩9g, 麦冬12g, 生地黄15g, 百 合12g, 白花蛇舌草30g, 山海螺30g, 焦山楂30g, 炙甘 草6g, 大枣15g。 7剂, 水煎服, 早晚分服。 1周后复诊, 诸症减轻, 继续予以上方加减治疗, 随访1年余病情 稳定。中医向来注重整体观念, 主张内因与外因相统 一, 故肺癌是一种全身性疾病在局部的表现, 局部 属实, 全身属虚, 辨证施治时应把肺部病理变化与 全身病理反应联系起来。 而肺金生方治疗肺癌主要 为针对 “痰毒” 而设, 必须三因制宜, 随症治之。 即 庞师常言: “方有动静之变, 药有刚柔之殊, 理气慎 用刚燥, 养血慎用滋腻, 一则伤胃阴, 一则伤脾阳” 。 案1肺癌患者出现骨转移、 恶病质, 病属晚期, 预后 差。 四诊合参, 辨为肺积病, 证属肺脾气虚, 痰毒内 结。 肺失通调, 脾失运化, 痰毒内生, 聚于胸中, 阻滞 气机。 《金匮要略》 曰: “病痰饮者, 当以温药和之” , 故以化痰解毒的肺金生方为基本方, 加苓桂术甘汤 和二陈汤的温化痰饮而收到较好的临床疗效。 案2 患者出现胸膜转移, 靶向药物治疗后出现耐药, 同时 拒绝化疗, 治疗手段有限, 生存率低。 四诊合参, 辨 为肺积病, 证属痰毒内结, 气阴两虚。 痰毒日久, 耗 气伤阴, 体内一派阴液不足之象, 故仍以肺金生方 加减, 去桂枝、 制南星、 生姜之刚燥, 加百合地黄汤 和生脉散之滋阴生津、 养心安神之力, 故收到较好 的疗效。 两例患者一例偏气虚, 一例偏阴虚, 体质有 异, 故用药不同。 方中泽漆和红豆杉是化痰解毒的 主要药物之一, 也是庞师治疗各类肺癌最常用的药 对之一, 值得推广 。 另外, 泽漆汤原方中泽漆应先煎, 庞师使用时与诸药同煎多年来未发现不良反应, 故 同煎亦可。参 考 文 献[wellbet吉祥官网 ,1] 陈滨海,张雅丽,姚成,等.庞德湘教授肿瘤临证学术思想钩玄. 中华中医药杂志,2015,30:70-72[2] 庞德湘,周楠,边至慰.肺金生方对Lewis肺癌小鼠VEGF-C及 nm23表达的实验研究.浙江中医杂志,2012,47:18-19[3] 周少玲,庞德湘.肺金生方治疗肺虚痰阻型非小细胞肺癌29 例临床观察.浙江中医杂志,2008,43:328-329[4] Yasumoto K,Osaki T,Watanabe Y,et al.Prognostic value of cytokeratin-positive cells in the bone marrow and lymphnodes of patients with resect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a multicenter prospective study.Ann Thorac Surg,2003,76:194-202[5] 陈滨海,张雅丽,姚成,等.基于肿瘤微环境学说探讨肺癌转移 与痰毒的关系.中华中医药学刊,2015,33:2079-2081 陈滨海; 郑健; 庞德湘;

本文由wellbet吉祥官网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肺癌的虚以阴虚、气阴两虚为多见,wellbet吉祥官

关键词: